跳跳,能否成为下一个哔哩哔哩?

2018-07-24 16:40 来源:幸运彩票网

最近,跳跳CEO严炎找了两位互联网资深人士来帮他。一位是前唯品会的人力资源主管;另一位是乐客、虎扑的第一任产品总监。虽然在线上舞蹈教学这一细分领域,跳跳目前算是国内的头部创业公司之一,但严炎坦言,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。“因为你要挖一个高手进来,首先你必须具备和对方对话的能力,另一个你要考虑的是挖进来后,你有没有信心把人家留下来。”而给严炎信心的,是一档创业真人秀节目。

 
图片18.jpg
图:跳跳创始人兼CEO严炎

 
董明珠、王小川交给我的不只是方法论,更是重塑了我的价值观
 
2016年,严炎参加了腾讯的创业大赛,拿到华东赛区的冠军。随后他被大赛的主办方腾讯开放平台看中,推荐进入当时该平台与浙江卫视联手打造的创新创业真人秀节目——《我是创始人》。
 
《我是创始人》节目组邀请来董明珠、王小川、张良等老一辈成功创业者组成了代表的“前浪队”,和微盟创始人孙涛勇、艾美阅读创始人李海川等创业新秀组成的“后浪队”进行公关秦琼式的PK,希望通过这种形式来吸引观众的眼球,让大家关注创业。当然,这里面还包括严炎。
 
在节目中,后浪队的成员们年轻、充满活力,想赢心切。但与前浪队比,却稍显慌乱与急躁。无论是在宣传推广传统工艺和农产品时,董明珠表现出的决断力;还是在火锅餐厅客串服务员时,队长王小川通过不断优化队员配置,带领团队获胜的路径……都让后浪队的成员心生佩服。
 
不过,比起具体的做事方法论,严炎认为,前辈们带给他带来的影响更多是价值观层面的。“有一次我们连着录了两天的节目,第一天的辩论,第二天是关于这场辩论的复盘。晚上回到酒店,我真的看到小川哥拿着A4纸,一张、两张的这么去做梳理、去做计划,看看明天怎么去做复盘。”严炎没想到,王小川作为一个明星企业家,竟会这么认真的去对待一档节目,一个环节。“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式的,源自骨子里的的认真。”严炎说。
 
王小川的认真刺激到了严炎,也帮他解决了一个长达数年的困惑——“三观的选择”。在过去,有不少三观不正的人找他谈项目,他开始是嗤之以鼻,但最后人家居然成了,“我就开始自我怀疑了”。但从王小川身上,他找到了终极答案。“我意识到如果你要做成一件伟大的事,那一定是一个三观很正的人。我想如果没有参加那个节目的话,我自己要真的去理解和确认这个事情,估计可能还要再花十年,甚至是更长时间。”
 
参与这档节目,并没有解决创业中实际问题,严炎说得很直白。“但它改造了我,它让我变得自信。你可以想象,都跟董姐姐打交道、和小川哥一起吃饭、聊天,碰到一些新客户,你还会怂么?另外一个,它拉高了我的天花板和认知,而拉高我的天花板和认知之后,一个最直接的效应就是能够帮助我去给这个团队带来更优秀的人,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价值。”
 
圈子里都说我是腾讯系,我自己倒没有这么觉得。
 
作为一个线上舞蹈教学平台,跳跳APP目前的月活在500万左右。它包含了拉丁HIPHOP、爵士等20种当流行舞蹈教学视频。2016年10月完成了1200万A轮融资。但作为舞蹈狂热爱好份子,严炎的创业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。
 
2011年,移动互联网创业之风兴起。诞生了陌陌、唱吧等一批爆款APP。这股风也煽起了严炎心中的小火苗,他放弃了待了五年的一份体制内工作,做了一个线上舞蹈社区。但是,仅一年的时间,产品就夭折了。“原因很简单,一是因为我不懂互联网;二是受众定位的问题,当时产品定位是舞蹈发烧友,但这个人群基数太少,很难做起来。”严炎如今复盘时说起。
 
2015年,严炎重新思考业务方向,二次创业。这一次,他给产品的受众定位很明确,“就是喜欢舞蹈的大众人群,尤其是方便舞蹈零基础的人学习。”跳跳刚成立时,团队才7、8个人左右。为了节约成本,他带领团队入驻了腾讯(上海)众创空间。当时的严炎,远没有现在淡定。彼时,远到业务的发展方向,近到合伙人的离开、投资人的变卦……任何一个创业者会面临的常见问题,都会让他焦虑不堪。
 
 “那时,腾讯一些比较懂业务的人会过来给我们讲产品运营,空间也会给我们解决一些财法税相关的问题,也会帮我们引荐一些投资人。老实说,那时候我们比较弱,无论是认知也好,团队也好,都是需要这样的帮助的。”严炎回忆起说。
 
另外,因为空间的牵线,跳跳还和众创空间的两个团队建立了合作。“一个是国外海归团队,他们是做算法推进的这样一个第三方平台,它帮我们把最早的一套算法推进的机制搭起来了。另外一个团队叫闯奇,它是一个专门帮APP去做这个拉新的一个三方平台,帮了我们很多。”在严炎看来,这些额外福利,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。
 
如今团队已壮大到50人规模的跳跳,仍然在腾讯众创空间办公。通过众创空间这个“中间人”,跳跳也与腾讯其他众多产品建立了联系。因为视频流量增长过快的缘故,跳跳APP已经把流量搬到腾讯云。未来,跳跳也计划和微视合作,输出更多舞蹈内容。“现在圈子里的人都说跳跳是腾讯系,我自己倒没有这种感觉,只是觉得和腾讯比较有缘分。”严炎笑言。
 
跳跳的未来会是什么?我想它可能是下一个哔哩哔哩。
 
除了线上的APP, 严炎还成立了跳跳娱乐,负责舞蹈的赛事、节目的制作和发行。2016年跳跳推出了一大原创IP——亚洲冠赛舞蹈锦标赛(AUDC)。去年参赛高校数量达600所,总人数过万。“但这个赛事,只是一种手段,而不是一种目的,”严炎解释说,“主要是通过它拿下大学生这个群体,拿下这个群体就意味着拿到了内容、红人以及流量。”
 
目前,基于赛事获得的票房和赞助,是跳跳收入的一大来源。另一方面的盈利,则来源于APP的线上付费课程以及广告。知识付费的火热,给跳跳也带来了红利。“我们线上的付费教学课程带来的月流水快破百万了,每周还在以10%的速度增长。”严炎透露。现在,他正在开辟了一条新线,做娱乐MCN,通俗的说就是艺人经纪。“未来我们会拿到更多头部的红人。”严炎说。
 
而让他全力以赴推进MCN这块的原因是短视频的爆发。在严炎看来,2018年之所以被行业称为“舞蹈元年”,比起优酷、爱奇艺自制的《这就是街舞》、《热血街舞团》等综艺节目的贡献,真正拉动整个市场快速增长的其实是短视频。“短视频是一个特别适合展现舞蹈这个内容的一种方式和工具。当然,综艺也有起到辅助作用,至少它舞蹈综艺作为主流综艺之一,进入到人们的视线。”
 
“那跳跳会成为全民秀舞的短视频APP么?”
 
“不会,”严炎肯定地说,“跳跳未来可能会是B站,它不单单提供教学,它会成为一个综合型的基于舞蹈这个兴趣的垂直内容社区,从舞蹈这个点可能再往艺术上面去扩,但是这需要时间。你看B站已经10年了。我始终还是相信那就话——好的内容等于好的流量,所以怎么做更多有深度的内容,是我们团队现在最重要的事。”
扫一扫关注A5创业网公众号

扫一扫关注幸运彩票网公众号

好项目推荐